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一半野狗一半植物:人类铁栏杆造就两种风貌

  • 尊宝网页版登录
  • 2019-06-27
  • 268人已阅读
简介在地球上最偏远、最干旱的地方,有一处人类最大的建筑之一,这就是澳洲的野狗围栏。野狗围栏长约5600公里,沿着澳大利亚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伸展,人们是为了防止野生动物吃羊而设立了这条长长的围

在地球上最偏远、最干旱的地方,有一处人类最大的建筑之一,这就是澳洲的野狗围栏。野狗围栏长约5600公里,沿着澳大利亚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伸展,人们是为了防止野生动物吃羊而设立了这条长长的围栏。

▲图注:一只澳洲野狗。(图/蒂姆·格拉哈姆/盖蒂图片社)

如果离近些观察,这些篱笆或围栏没什么可看的。围栏1.2米高,由铁丝网制成,像一条长长的金属蛇一样躺在沙漠的红色沙地中,如此而已。但最近新发现的一种生态现象却与此密切相关。围栏将澳洲野狗隔离出澳大利亚南部区域,这就使得原本是同一景观的区域形成了两个不同的版本,一边有顶级捕食者,而另一边却没有野狗的踪迹。如果你来这片区域走两圈,你就能切身感受到这种差异。

迈克·莱尼克(Mike Letnic)是一名野外生态学家,他总是戴着太阳镜,穿着短裤,还顶着一个破旧的帽子,只要他不在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办公室前,那么他就是在野狗围栏处调查,他已经研究了好几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莱尼克觉得围栏两边的风景明显不同,但却又“很难指出有哪些不同。”最终,莱尼克意识到在没有野狗的篱笆的一边,沙漠中的沙丘更高,而植物就生长在这些沙丘上。在有野狗的一边,植被稀疏,沙丘光秃而矮小,而且走在这边的沙地上容易打滑,沙子的流动性更强。

▲图注:澳大利亚大陆上的野狗围栏长约5600公里,这是人类创造的最大的建筑物之一。(图/艾玛·马里斯)

“在有野狗的一边行走起来有些困难,因为沙子比较松。”莱尼克说道。而且也比较容易能用肉眼看出这种区别的原因,因为这里树木、灌木和草丛比较少。

去年,莱尼克决定看看自己能否弄清这个神秘的差异。莱尼克和同事在斯图尔特国家公园(Sturt National Park)的沙漠上空放飞了一些四轴无人机,他们选择了一处区域,这片区域40年来唯一真正的区别就是有无澳洲野狗,然后他们用无人机在这片区域围栏的两边对12个沙丘进行拍照。

接下来,莱尼克和同事把不同角度拍摄的照片拼接在一起,形成一个三维景观模型来展示这里的轮廓。通过数字技术,莱尼克他们移去了沙丘上的植被,这样就能测量沙丘的高度以及沙丘斜面与地面的角度。莱尼克和同事的发现发表在本周出版的《皇家学会界面杂志》(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Interface)上,该研究显示,没有澳洲野狗的一边,沙丘的平均高度要高66厘米。这似乎表明,野狗的存在与否,会对大地形状产生影响。

莱尼克及其团队猜想隔离澳洲野狗已经引起了生态连锁反应。野狗更喜欢拿袋鼠当食物,但在澳大利亚许多干旱的环境中,野狗会杀死野猫和狐狸,因为野狗要除掉自己的竞争对手,而野猫和狐狸是欧洲殖民者在1788年后引进的外来物种。野狗会除掉野猫和狐狸,因此,这两种动物的猎物就会过得相对比较舒服,比如说沙漠小型哺乳动物如澳米氏弹鼠和兔子就活得比较潇洒了,因为野狗一般不会搞这些小动物。随着这些小型哺乳动物数量的增加,它们会吃掉更多沙漠植物的籽苗和种子。植物能减少风力的侵蚀,植物的根系还能加固沙漠,现在植物少了,沙漠也就变得更加扁平和分散。

在没野狗的一边,情况似乎起了相反的作用。野狗少了,猫和狐狸就多了,因此小型哺乳动物就少了,灌木植物也就多了,这些植物能减小风力的影响,根系还能稳定沙子,因此形成了更高、更稳定、植被更多的沙丘。

那么,那种状态更好呢?莱尼克表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价值判断。“很难说哪个好哪个坏,特别是因为澳大利亚有这样一个改良的生态系统,”莱尼克说道。自从欧洲人来了之后,猫、狐狸、兔子、甘蔗蟾蜍、绵羊、牛、骆驼和其他物种的引进,极大地改变了整个澳洲大陆的生态环境。

塔斯马尼亚大学生态学家克里斯·约翰逊(Chris Johnson)表示上述研究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项研究表明了顶级捕食者对土地本身物理性状产生的影响。”黄石国家公园的研究表明狼的重新引进减少了麋鹿的数量并改变了麋鹿的行为,反过来又似的一些植被得以恢复,后来就对河流的形状和流速产生了影响。但是黄石国家公园的故事也受到了一些研究的质疑,这些研究并未发现公园植被有明显变化,也没发现狼的到来使麋鹿吓得逃到其他区域。与此同时,狩猎、干旱和其他因素也减少了麋鹿的数量。在生态学中,没有什么因素能起到直截了当的作用。

数千年以前,澳洲野狗随人一块来到澳大利亚。这些野狗小时候是人的宠物,长大后就回到了野外。历史上,土著居民与动物合作寻找水源并打猎,他们还在沙漠寒冷的夜晚取暖。通常情况下女性甚至还会照料澳洲野狗的幼崽。而现在,别说照料野狗幼崽了,野狗不被毒死或射杀就不错了,因为野狗好吃羊,这使牧民很愤怒,牧民还蔑称野狗为“疯狗”。

但澳大利亚越来越多的生态学家呼吁将澳洲野狗视为合法的国家野生动物,尤其是因为野狗能帮助控制野猫和狐狸的数量,而自1788年以来,澳大利亚本土动物的灭绝中许多就与野猫和狐狸有关。最近,Dja Dja Wurrung土著社区发布了将澳洲野狗引回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6个公园和保护区的计划,因为他们想以此来保护澳洲小型本土动物的生存。

文章评论

Top